编号 620 罗芙奥2020春季拍卖会

罗芙奥2020春季拍卖会

黄葵花

张大千 (台湾, 1899 - 1983)

水墨 设色 纸本 镜框

139 x 39.5 cm

预估价格

TWD 1,100,000-1,600,000

HKD 283,000-411,000

USD 36,500-53,100

CNY 259,000-377,000

成交价格

TWD 1,560,000

HKD 409,449

USD 52,774

CNY 369,668


签名备注

释文:亭亭玉立在东篱,晚露和烟澹未稀。贪学额黄宫样子,闺中闲着道家衣。

款识:彝卿仁兄法家正之,蜀人张爰。

钤印:张季(白文)、大千(朱文)

+ 概述

大千画花卉虽然起步很早,且天分极高,然其此方面之技艺却经常为工笔人物和泼墨泼彩山水之盛名所掩,殊为可惜。他早年学画花卉,曾受明末清初陈洪绶、八大山人及海派华喦画风之影响,后来改习明代水墨花卉写意大家陈淳与徐渭二人。大千曾自述:“明季逸笔花卉,予最爱陈道复(陈淳),其高胜处,虽石田翁(沈周)亦当避席,其稍后,当以徐青藤(徐渭)为巨擘。八大山人(朱耷)早岁致力白阳,中年更刻意青藤,遂成一代宗师,良有以也。予画从白阳、青藤人手,晚明惟陈汝循为白阳止脉,见辄临之,先友谢玉岑⋯⋯赞以为三百年来,能得陈之髓者,独予大千也。”在这里,大千不仅清楚追溯其习画花卉的源流,亦借友人的赞誉来肯定自我的成就。

本幅《黄葵花》作于长形立轴,描绘一株黄葵向上蓬勃生长,枝叶分向左右摇曳,如同女子跳舞般轻灵曼妙的姿态。全幅以没骨法写之,大千先用淡墨画出黄葵枝干以及如掌状五裂的叶片,然后快速勾勒出花瓣外缘,再施以藤黄、赭红点染花心及叶片周沿,最后则以一两道较浓的墨线加强描绘枝干或叶梗,让整株黄葵在柔媚中仍带有劲挺的骨感。此画不仅将黄花墨叶之正侧、反背、俯仰,描绘得生动自然,其浓淡墨的交替运用,亦让水墨之晕散变化无穷,彩墨交相辉映下,展现大起大阖、肆放洒脱的画风,充份体现大千写意花卉艺术的超绝水准。
在本幅画左下方,有大千题诗:“亭亭玉立在东篱,晚露和烟澹未稀。贪学额黄宫样子,闺中闲着道家衣。”赞美向为诗人墨客喜爱、象征君子超凡脱俗性情的黄葵花。若是我们对照大千存世同一主题和构图的画作,如绘于1930年的《亭亭玉立》,即可以看到《亭亭玉立》除了抄录同首诗,大千也于款题末尾详述创作原由,即“纯生老友将有辽东之行,来魏塘索拙,以赠思泊仁兄(于省吾)方家。仓促不能备稿,因拟白阳山人(陈淳)笔势求正。”由此可见大千于1930年首次画黄葵花,原本是为了送给古文字学家于省吾作为赠礼,因为当时没有备稿可以参考,才会临时起意用他最钟爱的画家陈淳之画风来绘制。

本件《黄葵花》与《亭亭玉立》从风格上来看,确实非常明显地援用了陈淳的画风来创作,不过,倘若我们仔细审视,还可以发现张大千也将沈周与八大山人的风格融入画中。对照大千1929年绘制的《仿沈周蜀葵图》(现藏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以及他在1930年代所创作的一系列临仿八大山人墨荷图,可以清楚看到,无论是大千摹仿沈周以顿挫涩进的笔法来画蜀葵,或是他学八大山人画荷那种大片渲染、墨彩斑斓的手法,都被巧妙运用在这两幅画当中。张大千此种将沈周、陈淳、八大山人三位写意花卉大师的风格融于一炉,或许是在向世人展现他在绘画仿古与集大成上的不凡功力与雄图大志。
相关资讯

翰墨丹青—中国书画专场

罗芙奥2020春季拍卖会

2020/07/18 (六) 上午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