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號 053 羅芙奧2020春季拍賣會

羅芙奧2020春季拍賣會

和平的證明 2007-13

嶋本昭三 (日本, 1928 - 2013)

2007年

壓克力 畫布 複合媒材

143 x 140 cm

預估價格

TWD 2,400,000-3,600,000

HKD 617,000-925,000

USD 79,700-119,500

CNY 566,000-849,000

成交價格


簽名備註

簽名右下:S. Shimamoto

來源:
私人收藏,義大利
私人收藏,亞洲


展覽
「嶋本昭三近作展」,德路彼畫廊,米蘭,展期自2018年3月10日至8月30日

附嶋本昭三協會開立與藝術家簽名之原作保證書(編號 ID471)


+ 概述

「具體派」(Gutai)藝術是1960年代開始活躍於日本的美術協會。作為日本最具影響力的戰後先鋒藝術群體,這些藝術家剛剛從戰時嚴酷的極權主義中掙脫出來,渴望取得一種新的文化身份,這種身份要獨特,同時還要和西方平起平坐。當時的日本在物質層面上效仿歐美文明的行動,因此被置於一個分化的構造中,民眾反思於當下,社會環境尋求恢復和保持日本起 源於鄉土文化的精神純度。在當時的日本藝壇同樣在尋找一種抽象的普世語言,自我本身成了實驗活力的源泉。作為Gutai的創建人之一,嶋本昭三以「讓顏料徹底脫離畫筆束縛」為目標,創思「具體」一詞。嶋本昭三命名「具體」中「具」解作工具;「體」解作身體,意指「用工具和身體 呈現」。成員拋棄了傳統藝術家的工具,尤其是「畫筆」的使用,用各種大膽無畏的自我表達,特別是肉身參與。 嶋本昭三以他具有破壞性的創作,甚具戲劇張力,糅合表演與繪畫兩種藝術,點燃顏料的熾烈活力,爆炸揮灑的材料與洶湧翻騰的人生精神無間融合。

「具體派」藝術命名者的嶋本昭三,1950年畢業於關西學院大學文學部。1954年結識吉原治良,兩人亦師亦友共同創立「具體藝術協會」,其後以主要成員之姿活躍於藝壇。早在加入具體派前,嶋本就已經開始構思並實踐自身的藝術創作行為。為其後嶄新的藝術領域打下深厚的基礎,並發表體驗型的創作《この上を步いてください(Please Walk on Top;直譯:請走在這之上)》(1955年),以及利用大砲將顏料噴灑至畫布的「大砲繪畫」(1956年)。同年於東京‧青山小原會館舉行的第2屆具體美術展中,將石頭放置於畫面中央做為標的,投擲裝有顏料與異物的玻璃瓶,利用其飛沫痕跡完成作品「擲瓶繪畫」(1956年),這種創作方式也成為他作品的主要特徵。

在過去的2019年,作為日本戰後首個激進藝術團體「具體派」,以獨具根本的創造精神與極致的純粹,上下求索。成員們在創作當中尋找興奮點的魅力,使「具體派」依舊活躍在當今世界舞臺。其中寶龍美術館(Powerlong Art Museum)、費格斯・麥卡弗裡畫廊(Fergus McCaffrey Gallery)、東京歌劇院畫廊(Tokyo Opera City Art Gallery)、白石畫廊(Whitestone Gallery)、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Alien Art Centre)等美術館或畫廊機構都有對「具體派」舉辦不同規模的回顧展。具體派再次厚積薄發向世界展示探索繪畫顏料,力求身體與物質間「新精神靈性」的藝術哲思,亦宣告了具體派作為亞洲現代藝術的重要流派,在世界舞臺上的特殊地位。近年來,藝術市場中的「具體派」浪潮正如火如荼地展開,席捲整個歐美,並在亞洲屢創佳績。這也是在半世紀後的今日,人們逐漸認識到具體派的核心是從表演、裝置、科技、聲音、互動、觀念、行動中傳達出一種獨立的藝術精神和形式,是區別於當時世界任何一種藝術觀念。

在第二次大戰後期,日本的藝術活動即開始平凡與歐洲激進藝術相交匯,從而發展出趨同感的抽象藝術浪潮。吉原治良在1954年創立具體派,逐漸在1950年代的日本形成反西方的抽象藝術的風潮。1955年,具體派藝術首次在東京小原會館舉辦藝術展。1957年,來自法國理論家米榭・塔皮耶(Michel Tapié)造訪日本,推崇不定形藝術(Informel)的他對戰前流行的抽象藝術的幾何式構圖感到厭倦,這一點與具體派不謀而合,也正是塔皮埃的撰文讓歐美藝術界認識到東方的具體派藝術。1958年,日本具體派於紐約馬薩·傑克遜畫廊(Martha Jackson Gallery)舉行首次美國展覽,卻遭受評論家們毫不留情的批判。1994年紐約古根漢美術館「1945年以後的日本藝術;向天空吶喊」展覽大獲好評;2009年威尼斯雙年展主展區展出具體派作品;而2013年,紐約古根漢博物館再次舉行了「具體:燦爛的遊樂場」展覽廣獲好評。其後「具體派」在多個重要的美術館和畫廊均有回顧性的展出,如紐約的現代美術館「東京1955-1970:新前衛」;洛杉磯當代藝術美術館的「破壞圖畫:繪在空洞1949-1962」展覽。

「具體派」核心人物之一-嶋本昭三把裝滿顏料的玻璃瓶擲向鋪在堅硬表面或石頭上的畫布,玻璃瓶破碎爆裂,瓶裡的顏料也噴灑而出,形成生氣盎然、極富動感的圖案,令人目眩神迷。即是1956年首次嘗試的「擲瓶」方法繪畫,這一創作形式一鳴驚人,大開風氣之先,以及之後1965年獨創的「渦流」作品創作手法開創先河。對早期具體藝術貢獻至為重要,為戰後藝術注入不可或缺的動力,體現了從破壞中變革創新、透過徹底毀滅達至重生與解放的力量。

而此件《和平的證明 2007-13》明顯是創作前有過深思的作品,具有東方哲思的留白。畫面雖以紫色為主,卻因「投擲」的隨機感,紫色顏料的深淺有度,亦是藝術家有意為之的收放自如。而肌理的表達是二次創作的結果,將自然流淌的顏料經過塗抹,打破原有脈絡的走向使其與邊緣的青綠、明黃、湖藍等色聚攏在紫色之邊緣。單一用色的作品,在嶋本昭三的創作中比較少見,藝術家在看似隨機的炮製背後,是將自己對「和平」一詞的理解融入其中。2007嶋本昭三在一衣帶水的東亞文化圈中,展開了一系列以「和平」為主題的藝術活動,此件作品無論是從名喚上還是歷史意識上都是一件舉足輕重的作品。在「和平的證明」的一系列作品中,無不體現著「具體派」一貫宣導的「脫離傳統藝術的材枓和技巧,在實際生活環境找出創作材料,表現物料的內在性」的理念。


相關資訊

薈萃:國際現代與當代藝術

羅芙奧2020春季拍賣會

2020/07/19 (日) 上午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