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

1966年

油彩 墨 粉彩 水彩 紙本

65 x 50 cm


簽名右下:66 Bernard Buffet

預估價
3,400,000 - 5,500,000
874,000 - 1,414,000
112,700 - 182,200
業務與狀況諮詢


羅芙奧2017春季拍賣會

068

貝爾納.畢費 (法國, 1928 - 1999)

小丑


Please Enter Your Questions.

Wrong Email.

來源:
大衛與賈尼耶畫廊,巴黎
私人收藏,亞洲

附巴黎大衛與賈尼耶畫廊1966年開立之原作保證書

賞析:
一生都充滿話題性,畢費是藝壇注意力的焦點。1960、70年代紙醉金迷的歐洲,若選一位戰後藝術家為法國代表人物,那一定非畢費莫屬。他不為當時盛行的抽象藝術風格掩沒,充滿情感張力的畫風,使他成為全世界擁護愛戴的具象表現主義畫家。

畢費是天才型的藝術家,他進入巴黎高等藝術學院,接受完整的學術訓練,但重要的創作啟發更是親身不間斷地流連於羅浮宮,賞析歷史古典大師的作品得到的養分:林布蘭特、庫爾貝、大衛、德拉克拉瓦等大師。畢費也深深喜愛野獸派梵東根(VanDongan)還有烏拉曼克的作品。同輩的藝術家中克勞德.維爾納(Claude Vernard)(註:Lot 011)具象立體派的風格,也深受畢費欣賞,兩人進而在一次前者的展覽開幕成為好友。1946年在藝壇中第一次正式亮相的畢費,連同多位藝術家,包括:喬治・馬修(Georges Mathieu)在內,展出於《三十歲未滿的畫家沙龍》,因為其獨特的個人風格隨即受到注目。

1948-1958年,青年歲月經歷過大戰的畢費,人物描寫多是譴責戰爭慘忍,描繪經歷戰亂、害怕、貧窮,人們內心煎熬痛苦的主題。此時的創作,多為充滿細線條的灰色調,人物形象都是瘦骨嶙峋、面目乾癟的樣貌。場景無外乎是工作室和清冷的房間,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人事物。1948年得藝評大獎 (Prix de la Critique),與畫家羅爾如(Bernard Lorjou)同列最高榮譽,而且多幅作品由當時最具權威的收藏家吉哈登博士(Dr. Maurice Girardin)收藏,打響了年輕畢費的名聲。

1950年春天皮耶·貝爾傑(Pierre Bergé)與畢費相遇,一個十八,另一個二十一歲,兩個年輕人形影不離生活了八年。貝爾傑是畢費青年時期,現今僅存最為有力的見證者。其多幅畢費具代表性的私人收藏畫作,2016年底展出於巴黎市立美術館的畢費回顧展。依據貝爾傑的描述,從年輕時期畢費創作的速度就非常迅速,無論是大尺幅或是小型的作品,畫面總帶著一種流動的急迫感。為遠離人群的喧囂,兩人多次遷移。畢費無論何時何地,都能克服環境條件創作。外人止步的工作室,不管多大尺幅,畢費習慣將畫布直接釘於牆上,直接在一張凌亂的桌上調色,創作完成後才繃上畫布內框。這個時期的作品,畢費多用墨線勾勒完整的輪廓而後上色。富有層次的灰色調與黑線條,也就此成為畢費畫作最具代表性的特徵。

小丑題材開始於1950年代,根據貝爾傑的說法,畢費在他們共同生活的期間,從未去過馬戲團。他第一個小丑原型叫髮捲(Bigoudi),是一個穿著怪異的白色小丑,創作於名為亞瑟太太(Madame Arthur)的變裝酒吧。畢費的「小丑」和「馬戲團」,成為他筆下的重點題材。尤其是充滿情緒張力的小丑肖像,更成為人人尋找的收藏逸品。從1950年代到90年代,這個創作主題持續出現在畢費的一生,也是一個觀察藝術家風格變化的絕佳題材。50年代的小丑,肖像面容仍像現實中的演員,粉墨登場,白粉臉上,黑線條用有力地刻畫,抬頭紋深刻,八字眉撇,隨薄扁嘴唇下垂的法令紋,眼神像是直盯盯著望向觀眾,又像是千絲萬緒悲傷地望向遠方。

歷史上不乏藝術大師以小丑作為靈感,因為小丑集悲喜於一身,古典文學中又是道出社會不公,正義精神的化身。但是只有畢費的小丑那樣多變、貼近真實深植人心。攝影師好友陸克・福爾納 (LucFournal)甚至留下了一段如此敘述小丑的句子:小丑恐懼著,粉墨了臉。人們也是,比較不被認不出來,但也弄髒了自己的臉。哎!無能為力呀!

《小丑》創作於1966年,鵝黃色調豐富層次的背景,是畫家混合油彩、水彩、粉彩、墨等不同媒材創作出的小丑頭像。紅髮綠衣,M字型的黝黑眉毛,讓表情多了一分愉快和詼諧,嘴唇緊閉,但是法令紋並沒有下垂。似乎剛卸下舞台妝扮,白裡透紅的臉,鼻樑和下巴也微微泛紅。眼神閃爍而溫柔,這是一位內心安和的小丑,像極了年輕的畢費。一掃以往,濃濃的憂鬱氣息,1960年代有了其繆思女神安娜貝爾 (Annabel Buffet)的結縭相伴,在藝術上獲得了成就名聲的畢費,畫風也越趨明亮多彩。

畢費的人物風格多變,然而從「剝皮人」、「女瘋子」和最後的「骷髏」系列,都足以顯示藝術家超脫現實,年少時經歷戰爭留下的陰暗面和死亡氣息。畢費曾說過:沒人知道我到底是誰。或許,唯有小丑像是畢費的分身,為他擔負聚光燈下的掌聲和陰影,嬉笑怒罵,或哭或笑,擁抱人群溫暖和承受自我的孤獨。創作一生,僅交給後人部分的自己和無限的想像。

FOLLOW US.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