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葉戰士

1973年

油彩 畫布

147 x 113.5 cm


簽名右下:Clavé
簽名畫背:Clavé 73 GUERRIER AUX FEUILLES 1973 FEUILLES 1973

預估價
2,400,000 - 3,600,000
617,000 - 925,000
79,500 - 119,300
業務與狀況諮詢


羅芙奧2017春季拍賣會

066

安東尼.克拉維 (西班牙, 1913 - 2005)

披葉戰士


Please Enter Your Questions.

Wrong Email.

來源:
佩漢─華耶爾─拉若內斯拍賣行,法國凡爾賽,1990年6月24日編號61
私人收藏,亞洲

附克拉維文獻委員會開立之原作保證書

賞析:
1913年生於巴賽隆納,十三歲開始就讀巴賽隆納藝術學院夜校,白日於紡織工坊當學徒。在西班牙托羅薩一間室內油彩工作坊當學徒的期間,渾然天成的藝術家天性,克拉維積極學習各種創作技巧:調制顏料、仿木、仿大理石花紋、花體字設計和三維透視畫法。這些訓練皆影響其一生,開創別於其他藝術家的個人風格。

1932年贏得巴賽隆納儲備銀行第二大獎,克拉維開始接受商業設計得委託,將藝術發展的前衛精神,融入在自己的創作中。率性俐落的風格,立即獲得業界的一片好評並邀約不斷,如:1934年由詹姆斯惠爾(James Whale)導演的美國懸疑電影《隱形人》,其西班牙版的海報即是由他設計。

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隔年克拉維參與了共和黨軍位在雅拉岡自治區的前線。1939年一月,隨軍隊流亡到法國並身陷囹圄。獄中透過畫家馬丁維位(Martin Vivès)的協助,他與其他流亡西班牙藝術家,在法國東庇里牛斯省首府佩皮尼昂的維昂沙龍(Maison Vivan)展出數件素描與人物肖像,讓他很快地得到釋放。同年四月五日抵達巴黎,克拉維沒有身分證明,僅帶著微薄的展覽酬勞,以兒童插畫創作維生,開啟一生與巴黎的不解之緣。

1941年德軍攻陷巴黎的隔年,克拉維搬進了位於波松納德路45號的新工作室,完成第一批石版畫系列。隨後1942年,迎接新生長子賈各與遠從西班牙到來的母親。此時的創作,克拉維如同其他旅居巴黎的歐洲藝術家,如:康斯坦丁.德勒柯維奇(Constantin Terechkovitch)、伊凡.普尼 (Ivan Puni),皆受納比畫派波納爾和維亞爾(Vuillard)的影響。畫作主題多為日常恬靜景象和人物,溫暖柔和的色調添滿了幸福氣息。

1944年與畢卡索相識,同樣來自加泰隆尼亞的兩人成為忘年摯友,畢卡索像是靈感泉源地啟發這位年輕藝術家:「看著這位男人(指:畢卡索)和他的作品,如一記當頭棒喝。我不是學到需要做什麼,反而是去除創作中根本不該出現的事。當天離開他的工作室,我知道自己已經重獲新生。」1946年與畢卡索等人同行,參與了布拉格的旅法西班牙藝術家展覽。1985年克拉維創作向畢卡索致敬的「致巴布羅閣下」系列油畫及拼貼作品,該系列巡迴展覽至巴黎荷蓋畫廊 (Galerie Regards)、巴賽隆納賈斯柏畫廊(Galerie Sala Gaspar)和法國昂蒂柏(Antibes)的畢卡索美術館。2010年斯洛維尼亞首都的盧布爾雅那美術館(Mestni muzej Ljubljana)更為兩人舉行了系列特展。

克拉維的全才和獨到眼光,為他帶來大量的跨界邀請。二戰後1945至1950年間,他設計芭蕾舞劇的舞台服裝,風格大膽前衛別於他人,一舉將他的名聲推向國際,如:1946年香榭麗舍劇團《奇想集》、1949 年羅蘭柏蒂的巴黎芭蕾舞團《卡門》、倫敦莎德斯威爾斯芭蕾舞團(現今:英國皇家芭蕾舞團)《群舞》。同時,克拉維也為書籍設計和製作石板插畫:普希金《黑桃皇后》、普羅斯佩・梅里美《卡門》、1948年伏爾泰《憨弟德》等經典文學作品。

1954年,婉謝藝文各界的邀約,克拉維全心投入在純藝術創作。1956年,他創作了「國王、王后與戰士」的系列作品,以拼貼將複合媒材融匯於畫作的平面。同年,第二十八屆威尼斯雙年展,得到國際教科文組織頒獎表揚其版畫作品的傑出成就。隔年,再獲頒第五屆聖保羅雙年展的馬塔拉索大獎(PrixMatarasso)。

1950年代起,世界各地的畫廊爭相邀約展覽。1965年搬至法國蔚藍海岸,鄰近聖特羅佩。溫暖宜人陽光充沛,就像巴塞隆那的氣候。日照充足且高挑的工作室,克拉維開始創作更多大尺幅作品,運用多樣化媒材,隨直覺決定創作構圖。代替畫筆,多運用刷子、布料、滾筒和印戳,使得畫面肌理更加豐富多變。另外,延續1957年以來的粗獷風格,克拉維也製作了更多淺浮雕金屬雕塑和現成物組合的裝置藝術。

《披葉戰士》創作於1973年,是克拉維運用現成物,轉型為抽象表現風格之前,向西班牙戰士們致敬,喚醒民族記憶的絕品佳作。畫面開闊,黑色筆觸酣暢大膽,藝術家的爆發力,瞬間攫獲觀者的心。西班牙文學,高貴的騎士精神,數百年傳承在詩歌與血脈之中。瞳孔黑藍雙色,眼神堅定,瀟灑騎士,露齒暢笑,如將生死置之於度外。翠綠梧桐的拓印肌理,一絲血紅的點睛落筆。戰士將要奔赴戰場,策馬呼嘯過梧桐大道。馬蹄下紅沙滾滾,黃葉飛揚,克拉維謹此紀念偉大的西班牙傳奇。

1970至80年代,不論是歐洲還是亞洲、美洲,克拉維名聲遠播,展覽邀請源源不斷。1978年由巴黎市立美術館為其舉辦個人回顧展,同年為西班牙馬德里巴拉哈斯機場製作總長達九公尺,高度達三公尺的巨型壁畫。1888年世界博覽會由巴塞隆納市府委託製作高達13公尺的雕塑裝置,今日仍設立於巴塞隆那的城堡公園。1990年代起,尤其在西班牙,克拉維的大型回顧展不斷推出。他旅行至世界各地,汲取當地文化為靈感,融入進自己的創作,就如同1990年在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展出的《紐約視界》系列。

克拉維一生精彩傳奇,創作風格豐富多元,使其愛好者遍及全球。自2005年離世,國際間藝術機構不斷為他推出個人紀念展覽。2008年,全球知名的瑞士巴塞爾貝耶勒基金會(Fondation Beyeler)為其盛大舉行個人回顧展。2012年,日本山梨縣清春藝術村,邀請建築大師安藤忠雄設計,成立「光の美術館 CLAVÉ GALERIE」來紀念這位偉大的藝術家。克拉維打動人心的創作熱情持續了一生,依年代細細欣賞其作品,就如經歷一場二十世紀的藝術史饗宴。

FOLLOW US.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