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刊專欄
佛像 熱點收藏
何瑩 / 羅芙奧季刊第21期 2017/05 / 2017-05-16

 

在眾多藝術品門類裡,唯獨收藏佛像的人會畢恭畢敬地說「請」。佛像藏家和其他門類不同,更加多元化;因為信仰收藏,因為藝術性而收藏,也有因為其他相關門類而進入佛像領域,當然,也不乏投資性的藏家。

 

2006年一尊「大明永樂年施」款的鎏金釋迦牟尼佛像在香港蘇富比拍出了1億2,359萬港元後,佛像突然就成為拍賣市場上的熱門板塊。2013年,廣東藏家鄭華星以2億3,600萬港元請回一尊「明永樂銅鎏金釋迦摩尼坐像」,迄今仍是佛像拍賣的最記錄。雖然金銅佛像十年前已經進入了億元時代,但同樣年代、同樣大小、同樣級別的木造像價格卻天壤之別。一尊50厘米明代宮廷銅鎏金佛造像價格會在800萬到2,000萬港元,而同樣級別的木造像,卻可以在100萬港元內。可見,木造像具有很大的市場潛力,或將在未來幾年成為佛像收藏的下一個熱點。此外,佛像流傳的地域廣闊,還是有一些地域佛像的價值還未被市場發現,也十分值得關注。

 

木造像依舊屬於價格的窪地

西元一世紀,佛教傳入中國後,佛教造像藝術不斷吸收、融會中國古代藝術精華,逐漸形成了具有中國文化內涵的漢傳佛教造像藝術。南北朝以後,漢傳佛教造像逐漸脫離了古印度及中亞佛教造像風格的影響,融入了中華民族的藝術特點。北魏的「秀骨清像」、唐代的「雍容華貴」、宋代的「典雅秀美」等風格迥異的佛教造像,充分反映了中華民族無與倫比的創造力與融合力,宋代以後,木雕佛教造像流行,注重形象塑造,工藝精巧。特別是宋代木雕菩薩像突破了典籍儀軌的限制,追求美而不嬌、端莊含蓄、樸素無華的自然之美,呈現出高雅和飄逸的藝術風格。

 

曾刷新中國雕塑品世界拍賣紀錄的知名收藏家鄭華星先生,曾在採訪中講述了自己收藏一尊獅吼觀音木雕像的過程,同時也透露出了木佛的市場趨勢:「我對木造像的價值有如下理解,首先,其藝術性更強,是由木頭直接雕刻出來;二、稀有性,因木質易損易壞、難以保存的特點,加之天災人禍,完美品相的精品能夠傳世極難;三、更具有佛性,因為木材是大自然恩賜之物,純屬天然。在當時,木造的佛像還是無人問津的,不過現在木造像依舊屬於價格的窪地,被市場低估。」

 

筆者也十分贊同鄭華星先生的觀點:木佛是雕刻出來的,跟金銅造像的鑄造工藝是完全不同,藝術家一刀一刀刻出來,是真正有原創性的藝術品。木佛不但有藝術性,還有稀缺性,未來的市場價值肯定會很高。

 

未開發寶藏 木斯塘佛像

從地域的角度來看,有些佛像板塊的價值是被嚴重低估的。例如尼泊爾、帕拉、丹薩替寺、元大都,這幾個地域的佛像,由於都有人在推廣,因而現在也被世人所熟知。然而佛教發展的歷史源遠流長,佛像流傳的地域廣闊,還是有很多不同地域及風格的佛像,其價值還沒有被發覺。這樣的佛像還沒有被藏家所關注及喜愛,並不是因為它們不存在於這個市場或者沒有價值,而是大多數藏家還沒有涉獵及認真的學習研究;但同時,這也代表了其收藏中蘊含的無窮潛力。筆者認為,木斯塘佛像正是這樣一個還未被許多人發現的寶藏。

 

古代獨立的木斯塘王國,又稱珞王國,十八世紀被尼泊爾吞併,王國的範圍縮減到木斯塘北端珞城周圍地區,一度是尼泊爾境內唯一的自治王國,也是目前唯一完整保留傳統藏傳文化原貌的區域。木斯塘深藏於喜馬拉雅山脈的隱秘之地,被稱為「喜馬拉雅的寶石」。其首都Lo-Manthang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證為世界文化遺產,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紀城市之一。直到1992年木斯塘才對外開放,但外國遊人需要得到許可證才能進入,至今為止到過木斯塘的中國人僅有30人。該地無任何旅遊攻略可查。木斯塘居民多屬於藏族。它現在仍保留西藏的傳統文化與宗教,據說它正是西藏文化的發祥地。木斯塘佛像存世數量少,無我佛母的造型更是罕見。羅芙奧2016秋拍的拍品中,一尊罕見的木斯塘無我佛母坐像,無論是從來源、題材、造型還是材質來看,都十分特殊且難得。


FOLLOW US.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