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刊专栏
廖继春经典 用色彩感受时代永恒
陈惠黛 / 羅芙奧季刊第21期 2017/05 / 2017-05-11

不凡的台湾前辈画家廖继春,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永保年轻。
身为一位现代艺术家,七十多年的生命里,创作稀少珍贵,但一直维持青春朝气;天生对色彩敏感,从民间庙宇、建筑色彩,风景和瓶花静物,调合出亚热带特有的南国风。
放眼艺术市场世代交替,成长于日治时代,自我探索,观念与技法早于美国抽象表现画家的廖继春,最为学术研究和收藏家喜爱的是1962年后的作品。奔放自由,画家廖继春以色彩仿佛预先感受时代变化,不言可喻。

 

2017农历年刚过,尽管春寒料峭,艺术界就捎来春天好消息,一本记录着台湾美术史重要巨作的《世纪藏春:廖继春全集》,于2月11日在台北日升月鸿画廊正式发表,这本大部头目录全集由廖继春家族授权协助、日升月鸿画廊游仁瀚先生、郑琬霖女士共同参与主编,当天新书发表会同时展出八幅重要代表作,出席的嘉宾有廖继春的家族代表、昔日教授的学生画家、收藏家、媒体工作者和艺术界人士。由于借展而来的画作张张稀有精采,原本配合新书发表仅限定展出两天的活动,禁不住家属与众人求情下,特地展延了两周。而这档迷你却价值连城的廖继春画展也成为二月份台北CP值最高的艺文活动。

 

 

珍稀画作闪耀历史的光辉

在《世纪藏春:廖继春全集》中收录了艺术家317幅画作,其中油画约有260余幅,其他则有少数粉彩、素描和版画等。游仁瀚先生提到,廖继春一生奉献给教育,从南到北从事美术教育数十年,生活已清苦,遑论要专注投入创作并不容易,因此作品数量无多。郑琬霖女士也说,他们花费数年的时间筹备画册,肩负着历史重任,已竭尽心力搜集,但个人不是非常满意,尚有少数遗珠无法取得图档,但期许以此作为廖继春艺术推广的起点。此为艺术经纪人播下的希望种子,令人感佩。台湾的政府和美术机构真的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廖继春在美术史的重要性和他的普及度仍不成比例,连新闻人电视主播都不认识陈澄波和廖继春,试问一般人又对廖继春的艺术了解多少?

 

在廖继春七十多年的生命里,创作油画可能不到三百幅、另为粉纸与水彩33幅、素描21幅以及版划一幅等上下,产量比起极受欢迎的海外华人常玉的三百多幅油画、两三千幅纸上作品更加稀少珍贵。廖继春与常玉都是极有个性的艺术家,各领风骚五百年,风格特出都令人激赏,而刚好这两位年纪相仿的大艺术家(仅差一岁),一生重要创作大都珍藏于宝岛台湾。

 

台湾的美术机构一共收藏了48件廖继春作品:分别是台北市立美术馆收藏有37幅廖继春作品(9幅油画、17幅水彩粉彩、11幅素描)、国立台湾美术馆收藏有5幅油画、国立历史博物馆也收藏有5幅油画,还有一幅油画收藏于艺术家故乡的台中丰原区公所。而众所周知,台北的国立历史博物馆收藏了常玉52件藏品:49幅油画和3幅素描,本季刊出刊时,“相思巴黎─馆藏常玉展”也正在历史博物馆盛大展出。

 

据报导,廖继春的外孙林希明表示,他们家属一共收藏有70多幅画作,原本为了数位建档,家族拟出版画册自我纪念,后来与日升月鸿画廊合作,历时约十年的时间编辑此本著作,实属不易。要成立艺术家的纪念馆或美术馆并不是容易之事,而为了让学术界得以更加认识画家的艺术与生平,1996年由家属捐增一批画作给台北市立美术馆,隔年成立廖继春纪念奖学金专户管理委员会,延续画家生前作育英才的贡献,奖助年轻的艺术创作者,从2000年开始一共举办九届“廖继春油画创作奖”,鼓励过的十位当代艺术家包括:朱友意、洪天宇、陆先铭、阿卜极、刘国正、郭维国、陈孟泽、林钦贤、党若洪与陈典懋等。尽管此专户因资金不济,无法继续提供奖助,对此,艺术家的后人难免有所抱怨,研究与推广不如期待,然而他们仍期许,未来能透过教育推广,使廖继春的艺术影响力延续不断。

 

 

人格者 具开创力的艺术家

回顾这位不凡的台湾前辈画家,生前曾经为台湾美术教育界奉献心力,时间长达五十年,身后仍然典型在夙昔。而他身为一位现代艺术家,教学时着重启发,鼓励学生自我思考,进而完成创造,新颖的观念在当年也曾被视为异端,在保守的师范体系之中,着实不易。

 

廖继春1902年1月4日出生台中葫芦墩(丰原)附近的圳寮,所谓圳寮是为农田灌溉,看守水门人所居住的小屋。父母早逝,8岁时成为孤儿,由长兄廖继荣夫妇抚养成人,长兄嫂以耕农维生,家境清贫、刻苦勤俭。廖继春绘画的启蒙来自于儿时看见母亲缝制的绣花鞋,爱美的基因在小小心灵萌芽。尽管家境不宽裕,仍得疼惜,就读丰原葫芦墩公学校,1918年努力北上考取台湾总督府国语学校乙种师范科。求学期间,有一次看见日本美术学生在新公园写生,兴起以油画创作的念头,于是托人从东京买来一箱油画研究和画具,和一本油画入门讲义,自己摸索创作。

 

师范科毕业后回乡母校任教,和小时后暗恋多年的林琼仙重逢,心中爱慕之情更甚,有意登门提亲,但贫富悬殊遭女方家长拒绝,竟然相思郁闷而病倒。林琼仙是丰原仕绅之女,彰化高等女子学校第一名毕业,自信心强,个性坚毅,受廖继春深情感动,她不在意未来夫婿贫穷,但结婚前提是必须出国留学,学成后方能成家。1924年廖继春进入东京美术学校,三年后毕业,在台南长荣中学与女中任教。期间两幅作品入选第一届的台展,《静物》获得西洋画的特选最高荣誉。1928年时以一幅《有芭蕉树的院子》入选第九回日本“帝国美术展览会”,一举成名,奠定了廖继春的画坛地位。这幅由台北市立美术馆永久典藏的作品,早已写入历史,为台湾西画艺术发展历程的经典之作。

 

廖继春和妻子育有五男二女共七名子女,家庭负担不轻,妻子为了让夫婿得以继续创作,开设美术材料用具店,才使得他能在繁忙工作之余,持续创作。从今日观点来看,妻子是一路鞭策他前进的动力,令人感佩,但也因强势的个性,裸女题材在后期廖继春的作品中完全绝迹,对照常玉自由地描绘女人、动物和花卉,廖继春的主题则围绕着风景和瓶花静物。廖继春成长于日治时代,经由日本留学的学习、自我的探索,面对时代的变化他都能维持青春的朝气,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永保年轻。从早期的印象派、后印象派、野兽派风格,他灵敏的预先感受时代的变化,天生对色彩的敏感,用色奔放,从民间庙宇、建筑中的色彩,调合出亚热带特有的南国风情。

 

一生为人温和木讷、才华出众,曾经历过二次战后的困顿清苦时光,以及1947年二二八事件挚友陈澄波的遇难,留学日本的背景,使得战后受到压抑,他在低潮时期也留下不凡的绘画作品,早期油画其实映照时代的轨迹与心境。后来在外省画家刘国松于1950年代艺术界掀起的反传统浪潮,尽管廖继春身处于风暴的核心,他对学生的慈爱与包容,化解了尖锐的代沟与歧见。年轻气盛的刘国松还称呼他为“造诣很高而正直的画家”。

 

1962年廖继春应美国国务院邀请,踏上欧美艺术考察,这段经历为他的艺术起了关键的转变。他曾惊喜的告诉当时已在美国生活的儿子说,在美国的博物馆好像看见自己的画,其意思并非墙上展示着他的绘画,而是过去的创作探索,观念与技法早于美国的抽象表现画家。这趟旅行增强了自信,他将顾忌的包袱抛除,所以回国后的艺术有了极大的跃进,色彩与形式奔放自由,最为学术研究和收藏家喜爱的也即是1962年后的作品。

 

 

经典艺术家画价门槛高 文化创意吸引新世代藏家

他的艺术因稀有而令人期待,因重要而永恒经典。廖继春在生前鲜少买卖作品,多是馈赠亲人挚友。1970年代,国泰集团蔡辰男是第一位向老画家购画的企业家,1977年他成立国泰美术馆,1981年出版了《廖继春画集》,收集他收藏的八十余幅各时期油画与纸上作品,因来源有序,作品精彩,成为后来藏家与画商重要的参考图册。蔡辰男财力雄厚眼光独到,大举购买前辈艺术家的画作,引来很多房地产商的跟进,带动台湾初期的艺术市场交易。1980 年代中期国泰蔡家暴发十信、国信案,为挽救家族出售廖继春为主的老画家作品,度过危机。如今国泰集团家族仍是台湾首富之一,蔡氏家族成员仍是艺术市场的常客,收藏实力令人惊叹。

 

1980年代后期,廖继春的画作行情平均约为每号10万台币,1990年代后因市场活络,甚至涨至20万、60万,但因作品稀有,得以在市场流通者亦不多见,往往是旧画转售再卖,但每次转手,价格都更上层楼,2000年前后,油画单价已超越100万台币。200年最高画作行情也突破百万美元具乐部,与国际名家行情抗衡了。目前廖继春在拍场最高价是号数50号的《花园》,在香港佳士得2008年春拍创下的3,504万7,500港元(约451万美元或1亿4千万台币),其次是台北羅芙奧2006年春拍,原国巨基金会旧藏的30号《运河》,成交金额8,085万台币(约252万美元),平均单价每号约270万至280万元。

 

每幅画作动辄台币百万或千万起跳,除非企业家或口袋很深的藏家,一般新进买家或年轻买家根本难以入门,无论是常玉或是廖继春的油画都有此状况。买不起常玉的油画,可以考虑水彩或素描,但随着水彩最高卖至两千万台币,素描五百万台币,小版画也破百万台币,人人都有常玉梦。因而国立历史博物馆2017年推出的文创商品,无论是大收藏家或小资收藏圈,全部陷入购买疯狂,漂亮的复制画与画册在开展第一天即销售一空。

 

回来看廖继春的例子,他的纸上作品并不如常玉多,已知的也不到百件。画家家族手上仍有约70幅画作,第二代念旧多半不愿出售老爸爸的画作,但随着第二代年事渐高(至少七、八十岁),第三、四代人较能接受新观念,逐渐能接受教育推广与文创的重要性。近期,廖继春家族成立艺术公司,初期以教育推广为目的发行复数版画,将版画送至中小学校,从根本的美术教育开始。未来,可能也有机会复制常玉文创品的成功模式,为廖继春的艺术推广擘划蓝图。

 

放眼艺术市场世代交替,风格年轻化、创意化、国际化,以廖继春为首的台湾前辈艺术家,如何在二十一世纪继续受到收藏家的喜爱,并且让更多的国际藏家能认识无论品格与艺术都属一流的艺术家─廖继春,作为台湾美术界成员之一的你我,应该是乐观其成的。

 


FOLLOW US.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