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刊專欄
酒杯中的旅程
唐維怡 / 羅芙奧季刊第19期 2016/11 / 2016-11-14

對於熱愛美酒的人來說,再也沒有比親身蒞臨葡萄園更令人興奮的了。一瓶葡萄酒的誕生離不開孕育著果實的那片土地,用軟木塞封存在玻璃瓶內的,不僅僅是瑰麗的酒液,更是產區的風土與釀酒師的風格。

 

 

實地走入葡萄酒酒莊,踩上滿植著葡萄藤的土地,便能深刻感受到大地、人與葡萄酒之間強烈的連結與羈絆。結合著產地的人文與歷史演變、過去的地理環境、與當年的氣候、雨量、陽光,葡萄酒的世界就是如此多變、如此充滿人為所無法掌控的變數,卻又是如此精密且小心翼翼地被「人」這個因素所調配控制著。

 

Opus One

談到加州葡萄酒於世界舞台的崛起不得不提到1976 年的巴黎審判,當時的主辦人為了將新世界美酒帶進法國市場,舉辦了這場加州和法國知名酒莊的盲飲品酒會。就連主辦人也沒有預料到,這場盲飲會的紅白酒冠軍竟然落在來自美國加州的Stag’s Leap Wine Cellar與Château Montelena,讓原先默默無名的美國酒就此聲名大噪。自此,新舊世界的連結也開始頻繁了起來,著名的Opus One便是波爾多五大之一的Château Mouton與加州釀酒先驅Robert Mondavi於1978 年攜手合作的傑作之一。

 

Opus One的Winery Tour起始於富麗堂皇的Salon,牆上掛著的是曾與Château Mouton合作藝術酒標的藝術家作品。轉至實驗室,工作人員們在採收季前,每天都要到葡萄園進行抽樣,協助釀酒師進行是否要採收的判斷。同時,從葡萄牙來的軟木塞也要在這邊進行檢驗,一有問題,就需全數送回。莊主表示,Opus One 產量已極為稀少,倘若出現軟木塞感染的問題就太可惜了,因此力求把corked(軟木塞感染所造成的酒質變異)的機率從一般酒廠平均值3 ~ 6%降到0.8%以下。

 

如果說二軍酒款Overture像是一盤肥美的蕃茄奶油義大利麵,口感軟軟肥肥,果汁般甜美易飲;旗艦酒Opus One則飽滿強厚,像杯新鮮萃取的葡萄綜合莓果汁,單寧與酸度支撐出的骨架瘦高結實,口感優雅,是需要時間慢慢品嚐等待的酒款。

 

Diamond Creek

位於Diamond Mountain 產區的Diamond Creek酒莊,自創立以來,老莊主Al Brounstein便發覺每塊土壤的不盡相同會創造出個性截然不同的葡萄酒,因此多年來秉持著法國勃根地的「Terroir」釀酒哲學,將莊內葡萄園依據土壤狀況的不同區分為四個地塊,每個地塊分開釀造,分別打造出Red Rock Terrace、Volcanic Hill、Gravelly Meadow與Lake四款皆由Cabernet Sauvignon釀製的酒款。

 


Diamond Creek 酒莊一景,站在此處可以看見莊內的三個葡萄地塊。

 

Red Rock Terrace,佔地約7英畝,起始於辦公大樓窗臺下方,紅色的土壤含有豐富的鐵質;酒款有著沉靜優雅的黑櫻桃氣息,隨著時間推移,漸漸出現蕃茄乾與果醬般更加渾圓鮮甜的風味,在口中迸發的鮮甜汁液彷彿吃了一把新鮮的黑色漿果,細緻的單寧與平衡的酸度帶來穠纖合度的骨架。Gravelly Meadow佔地約5英畝,為平坦的碎石土壤;香氣揉合黏土質地的礦物風情與鮮豔的花香,甫一入口便能感受到其高大的體格,單寧結實卻柔順,充滿咀嚼感,尾韻帶著沉香般的木質調性,久久不散。與Red Rock Terrace隔著條小路對坐的VolcanicHill,土壤質地為火山灰;滿缽新鮮的黑醋栗與飽滿的鐵質風味,單寧厚重而強壯,口感卻是不可思議的輕盈舒服。而在過去40年中僅生產了14次的Lake Vineyard可以說是Diamond Creek的旗艦酒款,也是美國膜拜酒之一,據說口感上是更加的優雅細緻,最近一次的年份為2013年。

 


Ridge Vineyard發酵期間的淋皮作業。這項作業是為了讓酒液與果皮得到更加充分的接觸。

 

有趣的是,儘管在1976年的巴黎大審判揚眉吐氣,半個世紀前,卻沒有人看好加州的葡萄酒產業。二代莊主Philip Ross甚至表示,當初舊世界列級酒莊根本不認為新世界如美國加州有能力將Cabernet Sauvignon等屬於法國的葡萄品種成功復育,因而毫不吝嗇地分享了植株,老莊主Al Broustein就是這麼得到了Diamond Creek最一開始的葡萄植株。

 

小小的葡萄園加上100%全新法國橡木桶的使用,使得Diamond Creek所有產品線的年產量一直維持在2,000箱左右,但前任莊主Al與現任莊主Philip的野心卻不小,1960年代挑戰了全加州第一家以Cabernet Sauvignon為主的酒莊,如今更試圖以其超低產量的高品質酒款征服全世界,將其酒款帶入25個國家、45個城市,可想而知其酒款是多麼的供不應求。

 

實地走訪酒莊後,每一回執起葡萄酒杯,閉上眼從感受香氣開始那一刻起,便能感受到葡萄園那炙熱的陽光、生意盎然的葡萄葉和帽簷下揮汗的採收工人……,每一杯酒彷彿就都是一場美妙的邂逅!

 


來自Kistler 酒莊採收季後的Chardonnay 風乾葡萄串。


FOLLOW US. 關注我們